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写《平安经》的贺副厅长,现在该说说他的“书法家”身份了

写《平安经》的贺副厅长,现在该说说他的“书法家”身份了

乔志峰

​《平安经》作者,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被免职。据@吉林发布 ,吉林省委决定,免去贺电同志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职务。近日,贺电所著《平安经》一书引发网友关注。据悉,《平安经》出版后,在吉林省受到当地众多学者、媒体的追捧。整本书以“XXX平安”造句,共十篇章。

​从“平安经里说平安”,成了“惶恐滩头说惶恐”。该!

​除了“著作等身”,贺副厅长还有很多令人景仰的荣誉和身份。

据2018年“吉林警事”披露,中国书法家协会公布2017年度批准会员名单,吉林警察学院党委书记贺电名列其中,成为2017年度全国公安系统唯一入选的书法家。

​据了解,作为最具权威的全国书法艺术社会组织,中国书法家协会入会标准高、要求严,在书法创作和理论研究方面都有严格的入会条件。多年来,贺电深入研究书法理论、刻苦进行书法临摹创作,取得了较大成就,多次在全国书法大展中获奖。

​贺电现为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法学、书法文献学博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全国公安书协副主席,全国公安文联书画创作基地负责人,中国当代名人书画院东北分院院长,曾在全国书法专业报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著有《清代书法与政治》一书。

​单看上述信息,当然相当的高大上,一位书法大师可敬可佩形象高山仰止,巍然矗立眼前。那么贺书法家的作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不妨来欣赏一下——

​是不是有点意外?不懂用笔,不懂用墨,不懂结体,不懂章法,更甭提什么书法的韵味和意境了。信笔由缰、肤浅外露。请恕我直言,这水平,连普通的书法爱好者都比不上,分明就是恶俗不堪的“老干部题字体”,平时给下属单位题题字、刷个标语口号倒还罢了,非要拿出来腻味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可是,就这水平,却是书法家,并且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书法家。全国公安书协副主席云云,单位内部自娱自乐而已,笑笑就算了。可中国书法家协会,那可是中国书法领域最高、最权威的机构,多少人在艺术的道路上孜孜以求一生,都不一定能够摸到书协的大门。贺副厅长这样的水平,是怎么成为会员的呢?

​根据中国书法家协会章程,“由本人提出申请,两名本会会员介绍,经申请人所在的团体会员推荐,报本会批准并履行手续后,可成为本会个人会员”。能否公开一下是哪两位会员推荐的贺副厅长,又经过了怎么样的认定程序?

​好了,贺副厅长的事儿就暂时聊到这里,下边说点题外话。

​不少官员都非常热衷于干两件事,一是出书,二是写书法。为啥?其一,附庸风雅,越缺啥就越喜欢显摆啥,没文化、没水平,就千方百计显得有文化、有水平,猪鼻子里插葱——装象,摆出一副“雅官”的姿态。

​其二,容易套现。官员出的书,是不愁销路的,下属单位和有求于官的单位和个人,谁敢不捧场?一套定价200多元的书,卖出去1万套就是几百万,卖出去10万套呢?是不是很惊人?而书法挣钱,就更轻松更愉快了,随手涂抹几下,就有丰厚润笔。并且,靠这两项挣钱,名正言顺,方便逃避法规监管。

​也正因此,很多脑瓜子精明的官员,都会想方设法弄顶“书法家”之类的帽子戴戴,方便“开展活动”。一时间,各种文化协会藏污纳垢,红顶子翻飞。

​据2016年4月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当年3月28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发布公告,开除6名违法犯罪、损害协会声誉的会员会籍,对12名涉嫌违法犯罪被调查者暂停会籍。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被开除者当中至少有3名官员,其中两名原省部级官员分别在2010年和2007年被判处死缓。被暂停会籍者全部为官员,而且不乏近两年刚落马的高官。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委员遆高亮认为,若干年前已被判刑的官员至今才被书协开除,“有点晚了”。

​被开除会籍的官员中,包括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2007年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据报道,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但无人问津。

​广西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曾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最年轻的党委常委,涉嫌受贿罪被逮捕。余远辉喜欢书法,他的字迹曾挂遍南宁众多楼堂馆所。据报道,余远辉曾经花几十万从广西河池买来一块大石头,放在区党委办公厅楼前,上面刻着他的题字。余远辉调任南宁市委书记后,新任区委秘书长上任不到两周,就把大石头上的字磨平,搬至角落。而当地一家宾馆内的多幅余远辉书法作品,也在余落马次日被服务员们撕碎。

​2015年初,新华社曾刊发一篇文章:《官员争相进协会当主席 暗藏权力买卖》。2015年1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转载了这篇报道。文章谈到,在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隐藏着腐败,甚至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文化圈内个别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有的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身份去卖自己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

​比较近的一则新闻来自2020年6月12日的《新京报》,标题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赵长青等4人被提起公诉》。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赵长青先后利用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此看来,全社会对文化领域存在的乱象早已心知肚明,有关部门也早有察觉,并进行过一些调查和惩处。只可惜,类似的不良风气却并未从根本上得以遏制,官员染指文化圈的现象依然较为常见。

​清查一下某些道貌岸然的“协会”,必能揪出不少大老虎、小耗子。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写《平安经》的贺副厅长,现在该说说他的“书法家”身份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