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王洁:穿梭在“时尚”与“乡土”之间

编者按:陕西80后女作家中,王洁是一位“藏匿者”。

近期,她关注扶贫与留守儿童现状的长篇小说《花开有声》出版,聚光灯才让这位低调的写作者高频“现身”。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著名作家贾平凹、文化学者肖云儒、《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顾建平等都给与了《花开有声》高度的关注、评价与推介。近日,中国图书评论学会推出的“2020年5月中国好书榜单”,10本图书中,王洁的《花开有声》上榜。中国图书评论学会的推荐词写道:作者将自己的扶贫体验、爱心倾注到作品中,深情呼唤用知识改变孩子们的命运,用心聆听留守儿童的倾诉,让心灵之花绽放的声音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途回响。媒体近期连续的跟进报道,令王洁受到了广泛的瞩目——这是一位执着于文学默默耕耘,成长为陕西作协会员、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著作4部的青年作家;这是一位投身于文化产业领域,不忘关注乡土关注现实题材的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青年实业家;这是一位被时尚界关注并常常用镜头与杂志封面去“表达”与“报道”她的文艺女青年。

长安君对她进行了专访,并期待王洁与广大文学爱好者和读者有更深入的座谈和交流。文学和实业,文学与影视,散文创作与现实题材的深入挖掘,写作的低调与拍摄封面大片的时尚高调,这些构成了丰富多彩又低调务实的王洁,相信她的创作谈分享,一定能带来更多的写作与生活的启示。新一代作家携带着自身的时尚与能量,以更深邃的视角与目光关注着现实生活,这是文学更有力量的一个写作现象。无疑,写作扶贫与留守儿童题材的王洁,携《花开有声》强有力地表达了这种力量,也将会引领这种力量!

长安君 :王洁好,很高兴采访到你,一个快速成长的文学青年,一个关注现实题材创作的80后女作家,一个时间极不确定的忙碌的文化产业创业者。我们对你的这个素描画像,你觉得准确吗?

答 :一个从小酷爱看书,冷不丁拿起笔尝试着写一些对生活的感悟,结果就与笔和纸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了一名业余文学新兵,这个素描可能更贴切我。如果写作是诗的话,劳作即是远方,是能够让你走得更远的前提,这辈子我算是“栽在”诗和远方的路上了。

长安君 :你的长篇小说《花开有声》出版了,引发了反响,影视剧的改编也在接洽中,这是一部关于留守儿童的书,也是一部以精准扶贫为主题的书,简而言之,这是一本有时代担当、责任感、使命感的书,作为80后女作家,你把关注的视角投向了现实生活,投向了乡村,投向了留守儿童,令人感佩。这个“选题”,是如何触发你的,令你心系乡土,牵心留守儿童的当下以及未来?

答 :我在农村生活了18年,儿童时代也曾留守过,深知这个特殊群体的渴望与无助,期待与无奈。过去的十年里,我坚持在帮扶留守儿童、资助贫困大学生方面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个过程中使我对农村教育现状有了更清晰的了解。留守儿童在农村受教育群体里的尴尬角色让我觉得,他们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注和关怀。于是,我就把在帮扶留守儿童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用小说的形式表达出来了。其实我知道,这类题材的作品并不少见,但我还是坚持写出来了,既不标新立异,又不人云亦云。

长安君 :如同竹子的拔节成长,书,是一个作家成长的那一个一个“节”,从散文集《六月初五》《风过留痕》的恣意文采与心情,到长篇商战小说《花落长安》讲述市场经济下的都市“争锋”,再到日前《花开有声》的担当、忧患、求解、助力,以“书”为证,见证着一个文学爱好者成长为女作家,加入了陕西省作协,加入了中国作协;见证着这个女作家的视角从文学的、热点的题材,拔升到关注现实社会的容易被忽略的群体,关注乡村教育,留守儿童的现实与未来,这种改变或者说升华,你觉得其“动力源头”来自哪?这种改变,有没有给你带来思考和直面社会现实的沉重感?

答 :若是把书比作是作家成长的竹节的话,至今我也才出了四部书,算四个节,很矮,远没有长成,还在努力拔节,真正要成为一名好作家还只是我的梦。但我认同这样的观点:既然你写文章,就要写你心底里的真实和能触动你心底的真情实感;既然你的文章是写给大众看的,你就得有一点责任感和担当意识;既然你要有责任感,你就得关注社会的主流取向和积极意识;当你真的关心社会了,社会才会真的关心你的作品。我愿意用我笨拙的笔,写出我的真实,我也愿意对在大众面前表现出的自持凝重和无病呻吟表示沉默。

长安君 :《花开有声》不仅引发了社会对留守儿童现象和问题的深切关注,也引发了著名作家们对你的创作的关注,文学评论家胡平评价你:“越写越开阔。王洁是社会的积极参与者,也是自觉的体验者和人情的书写者,生活的馈赠对于她来说也是双重的。”能说说写《花开有声》之前之后,你感受到的自己的明显的变化是什么?你的收获是什么?有什么“失去”,或者说,这类现实题材的书写,有没有令你沉重,甚至不快乐?

答 :最初写《花开有声》时,我只是想抒发自己的一种情怀,以引起社会对这个特殊群体的关注。写的过程中再去看望这些孩子,从他们怯怯的眼神里,从他们拉着我不愿松开的小手上,从那个破窑洞墙上贴满的奖状和奖状前站着的瘦弱男孩身上,我读懂了除了不再贫穷,他们还缺少抚慰,缺少关怀,他们需要爱,需要像被爹娘搂在怀里一样所能感受到的那种温暖。但在这本书创作完成时,我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愧疚,我觉得我没有办法为他们做得更多更好了,这大概是我心灵深处对责任和良知的升华与收获。要说有什么令我不轻松,面对这个特殊人群,稍微微的向深处想一点,其折射出的农村问题、农村教育的问题、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问题、农村孩子心理健康成长问题、国家对农村教育的政策真正落到实处等问题,都是不能令人轻松的话题。而这些话题又都需要更多文学人的议论和梳理。

长安君 :听说这个题材,还是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建议你写的。他认识你的时候,你正热心地做着资助留守儿童的公益活动,他听说后,建议你把自己经历和感受到的写成小说。后来贾老师果真就读到了你写的《花开有声》,他评价你的作品:“她有她的亲身经历,故事很感人。其情节安排,人物塑造,叙述角度和语言,有她的独到之处。”并表达了对你的勉励,“更期待她的新作。”日前,对于“新作”,你有没有什么动向可以提前透露一下?

答 :创作这部作品之前,我曾几次跟贾老师交流过我在帮扶留守儿童的过程中的感悟,贾老师每次都会鼓励我把它写出来,我曾问过他,我行吗?贾老师说,只要用心,用情去写,就一定能行。于是,我就下决心开始了这部小说的创作。这本书出版之后,我第一时间拿去让贾老师指正,像一个小学生交作业一样期待老师的打分,谢谢贾老师给我打了一个超过我心里预期的高分。正因为得到了贾老师的肯定与鼓励,我一直没有放下手中写作的笔,但最近多以散文为主,同时也在构思一部以现实都市题材为主题的长篇小说,会在不久的将来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长安君 :在了解你的过程中,以及和你的对话,你的一个“秘密”被我们“发现”了,这个秘密是什么呢?就是你在时尚杂志封面上格外地高调,但在现实的宣传中又格外地低调,似乎是刻意隐藏了你的“时尚”,把你常常作为杂志“封面女郎”的时尚,不去对外言说,只愿呈现文学的一面,关注乡土教育的一面。这是为什么呢?事实上,陕西文学界一直是期待着更多创作都市题材、介入时尚生活的作家的阵营的出现的。

答 :哈哈,这也让您发现了,我是当过几次杂志的封面女郎,但那完全属于好奇和体验。在所有上过封面的杂志中,我最喜欢的还是《人民交通》杂志的那期封面,因为我也算是爱车一族,所以就与自己的爱车有了一组“亲密”的记录,呈现在了那期封面上。现实生活中的我有两面性,作为文学人,我愿意认认真真、本本分分、实实在在地用我所创作的作品回报社会,感恩社会。只有坚持站在乡土上才会踏实。作为自然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女子我亦如此。我认为时尚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和方式,它会使你自信和精神愉悦,产生追求美好、快乐、幸福的动力。但我一定不会去刻意地追求外在的与众不同和物质奢侈以显示自己的时髦。如果说时尚是一个人对她所处的时代的热情、热爱和热烈的表达的话,我还真希望陕西文学界有更多的时尚作家涌现出来。

长安君 :期待着你的《花开有声》在影视方面大有作为!同时期待着你的系列读书会活动的举办!

答 :谢谢大家!祝你们也越办越好!

| 作家简介 |

王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见于《中国文化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光明日报》《散文选刊》《中国散文家》《延河》等刊物,出版有散文集《六月初五》《风过留痕》;长篇小说《花落长安》《花开有声》,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散文集《六月初五》获第二届“丝路散文奖”最佳作品奖。代表作《永远挺拔的白杨树》获全国职工散文大赛二等奖;《爱情如海不是美丽的童话》获第七届全国海洋文学大赛二等奖;《一顶草帽》获第九届华人华文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丝路回想》获第三届全国青年散文大赛银奖;另有多篇文章获得国家、省、市级奖项。荣获第二届“三秦优秀文化女性”荣誉称号。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王洁:穿梭在“时尚”与“乡土”之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