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张坤山 | 让创作思维活跃起来

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非凡庸所知,见万象皆类之。——钟繇

一、 个性风格建立的意识性。书法个性、风格的形成与构建,应是书法家的有意追求,不太可能指望水到渠成,但却不能靠作者的精心制作或刻意求变去完成。

曾经有人说:“世上的事情可分为三类,一是靠一双巧手来做的,这是工匠;二是由手和脑共同去做的,那是技术和学问;只有用手、脑、心三者共同去做的才是艺术。”脑可以理解为智慧,心则是指心性、情性、修养等,即书法家的本性。

事实上,光靠手、脑,光靠勤奋和聪明是不行的,靠这两点,写出一两件说得过去的“作品”,甚至“获奖作品”也许是能够做到的,但是要想实现个性化风格化,甚至说具有一套自己的笔墨语言,还不够用。文学创作可以凭一部代表作品流传后世,但书法家必须靠长期的艺术锤炼,逐渐形成体现自己风格特征的一个作品系列,才能算得上成功者。

二、高古境界的特征及其追求。 讨论书法创作时,一直强调“高古”的意境。比如对出土简帛蕴含的“古意”的感知,是以观者对中国古代文字演变的序列知识为基础的。汉碑的“古意”不但与我们对汉碑文字的历史特征的认识有关,还因为崖壁的凹凸不平,风雨侵蚀或人为破坏造成碑石的残缺与字迹的漶漫,呈现在拓片上的斑斑痕迹与石花,让我们感受到了时间的深邃和岁月的苍茫。

又如,笔划边缘非常清晰、光滑的汉简,都是隶书。内行人一看,一定知道汉简更古。这个古两个原因,一个是跟你的书法史的知识有关,你一定知道秦简比汉简古,秦简里面用笔还是有中锋,它的结字更多的带有篆书的感觉,看起来有点木呆呆的感觉,出锋也比较少,肯定要比武威汉简古。再拿武威的跟六朝东晋那种隶书比,有了参照系以后,你其实对“古”已经有所了解。它有着一个历史概念在里面。

其实,这个“古”包含了两重意思,一个是时间时序,越早期的越高古,因为那个高古的时代就会产生高古的作品,这个不好学,当代人只能学到皮毛,因其内涵太深。二是岁月的侵蚀,不管是碑还是帖,都存在岁月的影响,越是久远的损坏会更为严重,恰恰这也是一种“古”的特质。

三、形式的设计有其必要性。关于书法的形式,总会有些议论,有人说形式不好,当然也有说好的,不能一概而论。捧杀或棒杀都不是客观理性的态度。

面对一件作品,你是先关注技巧,还是先关注形式?一个展览,假如有一千件作品或者五百件作品,你会先关注什么?技巧是作品的构成细节,形式是一个大的视觉印象,有人会先关注形式,认为只有形式新颖、突出、有创造,才能留住脚步,才会有耐心有兴趣去慢慢品味作者的技巧。

形式虽好,但不能形式主义,形式就是章法。事实上,在各级书展的评选上,倘若几件书写功力接近的作品,形式的新颖会让人眼前一亮,增加上选的机会。

当代书家对形式的探索实践任重道远,如果说在笔法、字法还是墨法上赶超前人难度极大,但在形式上突破前人却大有作为。

四、眼界越高创作水平越高。 眼高手低,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在书法中,这也是每一位作者都有的必然现象,这并不是贬义词,而是一种常态,一种学书法必备的能力。

一个眼力不高的人,很难辨识某件或者某些作品的好坏。一般的规律,眼力越高创作水平越高,如果眼力不高,写不好是肯定的,没有一个人是眼力不高却写的很好,因为它违反审美规律。

书法的练习,不光要练笔法结构和章法,一项更重要的任务是练眼力。书法的进步提高,大多数时间靠笔墨功夫,这是常识也是日课所需,是渐进的或螺旋递进的。但当你的眼力突然被打开以后,就像一层窗户纸被戳破,此时的提高往往是突进的。有些作者功夫很深却提高很慢,症结就是眼力不够。

五、生与熟也是辨证关系。熟”与“生”是关乎书法艺术创作与欣赏的两个重要的美学范畴。所谓“熟”,是指书者技法精湛娴熟,点画、结体均符合书法美学规则,通达顺畅;所谓“生”,是指在深入古人的基础上适度调整临习碑帖和学书方向,追求新意,力求变化。当然,在求新求变过程中,点画有时会“出格”,字势结构也有可能“不合常规”,但通过这些“出格”和“不合常规”之后,才有可能进入佳境,并制造出某些未曾有过的出奇效果。其中之奥妙非亲身经历者不能体会到。

“ 熟”是“生”的基础,而不是相反。俗话“熟能生巧”,实际上,“巧”也就意味着“生”,其中含有求新求变的过程。书法发展至晋唐,技法已经成熟,除了可作后人示范外,也给后人习练书法带来了一些困惑。是亦步亦趋重复晋唐,还是求新求变,寻找出路。以宋四家为代表的宋代书家,选择了后者。他们在“生”上下功夫,取得了突破。有清300年,力倡碑学,成就卓然,其中在宏观上深入“生”的境界,是明显标志。

六、拙是一种审美境界。 就书法而言,其中会有“稚拙”和“大拙”两大类型的划分。"稚拙”顾名思义是指具有童稚趣味的一类,而“大拙”往往是人书俱老的那种拙朴气象。

那么怎样区分稚拙(始境)与大拙(尽境),这关系到对书家审美认知水平的高低。在当代书坛,确实有不少人在追寻拙趣,崇尚质朴自然并为此不懈实践。但由于“眼高手低”等原因,这些人大多没有经历必须雕琢的过程,虽深怀对自然、朴素的理想与追求,但写出的作品看上去明显笔力纤弱、结构扭曲,做作摆布,平庸乏味,往往使人联想到“丑书”,从而造成认知误解,使书法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受到损害。

也有相当一部分书家,具备了一定的书写基本功,但尚没有达到一种高度,便急于走入求“朴”的阶段。这些书家的作品,容易出现诸如线条粗率或结构怪诞之类的问题。故“朴”,绝不是简单、粗疏、荒野的代名词,何况“大拙”境界只有在经历"精美”的过程和历代碑版书法的经年磨砺之后,真正具备“古、厚、质、朴”系统的参酌造化之后,随着学问的积累,审美的提高,才有可能实现对“大拙”的理想追求。

———————————————————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张坤山 | 让创作思维活跃起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