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抑郁症——你说你受尽人间疾苦,我偏要你闻鸡起舞

一个在精神病院实习的学生说:“只有抑郁科我从来不敢去,别的科有杀人的、狂躁的、傻笑的,只有抑郁科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有人问过我:“你有什么可抑郁的,你哪里过得不好?”

有点累不想回答,对他说了声抱歉。

我过得挺好,生活像大多数人一样平凡,没有小确幸,也没有大波澜,时常还有“理应开心的事”发生。之所以你会看到我过得还算可以,是因为我正在努力地挣扎求生呀。

我只是开心不起来。

我一个人生活着,觉得梦也是现实——我站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头上一团团银灰色的云叠在一起,只有缝隙里是白色的光,我在颤抖,风停了,很安静,可能一会儿就要有暴风雨了。

我没有在闲着,为了不胡思乱想我已经努力让自己忙成狗了,我很累了,但我还是睡不着,也不想吃饭,不想喝水。我看到马路上疾驰而过的车,我想它应该比我跑的还累,我想和它迎面打声招呼,可是司机把它停下了,探出头骂我,我看了他一眼,慢慢走开了。

我不是矫情呀。没有悲伤逆流成河,也没有45°仰望天空,医生说我是缺乏那种让人感到轻松、愉悦的激素,就跟胃酸分泌不足不能消化食物一样,我不是挑食,我只是没胃口。

我很欣慰我的亲人对我说“我在你身边”,但是我又惶恐,我怕给他们造成负担,我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他们。

我的亲人会耐心的听我倾诉,我小心翼翼地,怕他们不耐烦,但事实并没有。我眼前会莫名的出现一些遥远的东西,会听到小时候奶奶家床边钟摆的声音。

我遇到了一个曾经和我一样的人,他会中医,他很朋克。

他说以前悲伤的时候喜欢闷一瓶58°的高粱酒——“那感觉就像被张三丰传了内功,从脏腑到天灵盖都跟着升温,整个人像一根大屌,太他妈燥了,恨不得一跺脚给天钻个窟窿。”

我没见他喝过酒——“那时候高粱酒之于我的意义,就像范德彪之于辽北大地,能解答一切人生疑问。后来想明白了,我需要的不是酒精,而是熬过生活的方法。”

我问他抑郁好治吗。他说治过,“四逆散,柴胡汤,半夏厚朴汤,黄芪建中汤,甘麦大枣汤,麻黄附子细辛汤,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不管他身上难不难受,我能让他身上好受了,身上好受了,就有盼头了,我懂。”

“怎么叫好受了?”

“有一次女朋友吻了我的酒窝,我感到脑干被电了一下,这就是G点吧。”

卡夫卡强调人身体的存在,或许是他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人自我意识的确立首先依赖于身体的感知。身体是人的自我意识的重要载体,同时身体又是实在与虚无之间的临界点。完成面向虚无的跨越必须完成身体的有限性的感知和欲望。

有我的身体为我佐证,我开始尊重自己的感觉。

那些大道理变成了谎言,那些不理解变成了鞋垫。社会试图将我的灵魂赶出肉体,让别人的灵魂寄居进来,我现在不会挣扎它会不会发生,它不会发生。

我在奥斯卡听着灯光炸裂的慢摇,突然那么一瞬间,脑子里的BGM变成了《让我们荡起双桨》,我觉得是时候回家睡觉了。

他跟我说过听摇滚能通足厥阴肝经,而重金属尤其能鼓荡少阳之气!我面带微笑的骂他**。自此阳光变的明媚,丈母娘变的和蔼,老板的会议变的轻快,甚至于看着轰炸广场的大妈们都能想象她们曾经是一个个可爱的小天使。

我爱你们,我们可以更好。

后记:

诗人海子因为抑郁症,卧轨自杀。

三毛患有严重的精神异常,被发现在医院自缢身亡。

“朦胧派”诗人顾城,用斧头杀妻后自缢于一棵大树之下。

物质和感情都不顺的梵高,先是割下了自己的耳朵,最后朝自己开了一枪。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明威,因患抑郁症于1961年把枪伸进嘴里开了一枪。

张国荣患抑郁症20年,最终在愚人节那天从楼顶跳了下来。

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贝宁顿,在家中上吊身亡……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017年发布的《抑郁症及其他常见精神障碍》(Depression and Other Common Mental Disorders)报告,现在世界范围内预计有超过3亿人饱受抑郁症的困扰,全球平均发病率在4.4%左右。

中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在5500万人左右,抑郁症的发病率达到了4.2%,差不多每20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抑郁症。

面对抑郁症,我们能做的绝对不只是扼腕叹息。生而为人,无需抱歉,明天会更好。

愿天堂的他们不再痛苦,满心欢喜……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抑郁症——你说你受尽人间疾苦,我偏要你闻鸡起舞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