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笠翁对韵

原创:羽尘 图文排版:羽尘

写在前面:

1969年10月,金庸先生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的楔子被发表在了《明报》上,以此为标志开启了一段时间长达两年零十一个月的连载之旅。

金庸先生选了这么一句诗作为楔子的题目,也作为整本书的创作基调:

如此冰霜如此路,七旬以外两同年。

这句诗的作者名叫查慎行,清朝康熙年代人,是金庸的先祖,位列“清初六家”之一。

在后来重编《鹿鼎记》时,金庸先生为了保证每篇题目的格式都是对偶句的形式,不得不将这个诗句删去,对此惋惜不已。不过今天各大版本的《鹿鼎记》各章题目仍都是金庸先生从查慎行的作品中选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部书是由这祖孙二人隔空合作完成。

今天羽尘就和大家聊聊这位被金庸用一部作品来致敬的清初大家——查慎行,以及他那妥协与矛盾的一生。


查慎行,原名叫查嗣琏。从早年的履历来看,查嗣琏绝对属于少有的天才。

海宁查氏在中国明后的历史中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传奇的家族。明代就有查约、查秉彝、查继佐等名人;清初的查嗣琏,查嗣庭兄弟两人都是当时名盛一时的文坛名士,査士标是当时著名的山水画家;到了近现代,金庸,穆旦,徐志摩也都是查氏族人。

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小嗣琏从小就接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在他刚刚5岁时,他就进入了相当于今天小学的启蒙私塾读书。

在别的孩子连《笠翁对韵》都还没有背熟的情况下,6岁的查嗣琏就可“通声韵,工属对”。

在他10岁时,他的一篇《武侯论》让一位当时颇具盛名的儒学大师看重,收他为徒。这位大师不是别人,正是被誉为“海内三大鸿儒”之一和“中国思想启蒙之父”的黄宗羲。

提到黄宗羲,很多人可能会想到的形容词就是“刚”。黄宗羲一生大半生都是在和皇上“刚”的过程,但和其他明遗民不同,他将自己对于少数民族政权的不满都系统地编入了自己的理论中。

他可以说是中国批判君主专制制度第一人——他提出了“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民主思想主张和以“天下之法”取代皇帝的“一家之法”的法治观念。这些主张今天来看可以说是极具前瞻性了。

当时仅仅10岁的查嗣琏就师从于这样一位授业老师,可想而知他耳濡目染的不仅仅是师父的学术造诣,更是师父身上那种对于民族的不渝的坚守和赤诚。

也就是从那时起,查嗣琏开始追随师父的脚步,除了潜心钻研《易经》之外,剩下时间都在广交支持“反清复明”的明遗老们。

十八岁时,查嗣琏凭借一句“绝奇世事传闻里,最好交情见面初” 的诗句而获得遗民诗人陆嘉淑的青睐,更是使得陆先生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他。

“风华正茂”,“不可一世”这些形容词对于当时名声在外的查嗣琏来说概括极为准确。而正当嗣琏以为自己将沿着师父的脚步走下去时,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查嗣琏并没有亲身体验过亡国之恨,所以也自然不会和黄宗羲一样对于朝廷授职断然拒绝。

和其他年轻士子们一样,从小就在鲜花和掌声中长大的查嗣琏也迫不及待地想参加科举考试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当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过童生试时,噩耗传来,家中母亲病重。

作为长子的嗣琏不得不放弃科举,赶回故乡,面见母亲最后一面。

母亲去世没过多久,自己的父亲也病重而去世,查嗣琏痛苦不已,闭门不出,为父母丁忧守丧,整整守了三年。

三年过去,查嗣琏才猛然发现自己家中早就不再富裕,养活几个弟弟的重担全部压在了自己身上。

迫于生活压力,他不得不先暂时搁置了自己的科举梦,四处求职谋生。这是他第一次向生活妥协,也可以说是他充满妥协的一生的开始。

整整十年间,查嗣琏四处奔波,曾先后受聘做过家师,任过小官,甚至随军奔赴云南征讨吴三桂。

这十年间他四海为家,走到哪全靠自己的亲戚朋友接济,甚至有一段时间曾借宿自己恩师黄宗羲家中。

好在自己的两个弟弟总算长大成人,且一个个都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都跻身于仕途之中。

既然手头最大的事有了着落了,那就不妨去继续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吧!

康熙二十四年,三十五岁的查嗣琏重回京城应考,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然变得多了几分沧桑。

可谁想造化再一次捉弄了他,这一次他竟然落榜了。

从那时起,查嗣琏基本上就对于科举已然全无信心,早年的志向也被消磨殆尽。他将自己的诗作全部销毁,整日开始和各色朋友们在京城饮酒作诗。如果说之前的他还仅仅是一次次地向现实妥协的话,那么这段时间可以算得上他彻底向生活投降了。

没过了多久,那位和自己有着“忘年之交”的岳父陆嘉淑病故,他只能又一次拖家带口返回老家,为岳父操办丧事。

康熙二十八年,他再一次来到京城,那一年他已经三十九岁,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门槛。

可是命运的玩笑又一次开到了他的头上。命运呵!还是命运!

自己应朋友赵执信邀请去洪昇举办的宴会看伶人演《长生殿》,哪知康熙帝厌恶此剧,加之这次宴饮是在孝懿仁皇后病逝尚未除服的“国恤”期间举行的,给事中黄六鸿趁机弹劾,赵执信被革职。查慎行也遭受牵连,被以“国恤张乐大不敬”的罪名革去国学生籍。

这一次他别无选择,只得选择被驱逐回自己祖籍。

被贬的那一夜,他的头发都白了,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现实的无助和暴戾。

一夜未眠,他细细地回想了自己的前半生,痛定思痛,将自己名字改为“查慎行”,字悔余,时刻提醒自己收起锋芒,谨言慎行。

这一次他是决定彻底向自己一直坚持的所谓风骨和气节妥协了……

史料上记载,他在被贬还乡这段时间内还曾考过两次科举,但都成绩平平,他也并不在意,换句话说他自己也早已不将这种考试当回事了。

回到家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隐居家中,深居简出,潜心研究学术。

可有趣的是,他前半生苦苦相求却求之不得的机遇此时却主动找上门来。

康熙四十一年,康熙帝东巡,因大学士陈廷敬等推荐,诏随入都,入职南书房。

是金子总会发光,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康熙仅仅召见了查慎行两次,就被他的成熟稳重,满腹才华所吸引,主动赐进士出身,特授翰林院编修。并点名要求查慎行随驾巡游塞外,沿途用诗词记录岁时风土。深得皇帝器重,亲书“敬业堂”额以赐。今天他的作品集被称为《敬业堂诗集》也是由此而起。

可是此时已经五十三岁的查慎行早已看透了一切,哪里还会再留恋这些所谓的功名俗世。

在皇帝身边任职不到十年,六十岁的查慎行便乞休归里,家居10余年,筑初白庵以居,潜心著述,人称初白先生。

哪知,正当他以为自己将这样安逸的度过自己晚年时,那贼老天终究还是没有放过他。

雍正四年,和查慎行最为亲密的三弟查嗣庭为会试考生们出了一道考题:“维民所止”。这本来是《诗经》里的一句话,但有人却向皇帝报告:“维”、“止”两字是“雍正”两字去掉上半截,岂不是暗示要砍掉皇帝的头吗?

在那个文字狱空前加强的时代里,查嗣庭很快就被抓捕下狱,没过多久畏罪自杀,而与他关系最密切的哥哥查慎行也因“家长失教获罪”,被抓捕入狱。

查慎行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与弟弟谨慎一生,最终竟也会“因言获罪”,在狱中听闻弟弟死讯,查慎行再也不能抵抗内心苦楚,恸哭不已,倒在了狱中。

有趣的是,雍正皇帝在翻看自己父亲对查慎行的诸多评价时竟也感慨这是一位忠臣,应当赦免。

但已经七十八岁高龄的查慎行哪里还能受得住这样的打击,被释放没多久,就百病缠身,溘然长逝。

“如此冰霜如此路”………


羽尘说:

黄宗羲是明清之交最为著名的儒学大师之一,他和王夫之,顾炎武并称明末清初三位儒学大师。他们将自己对于汉文化的坚守转化成为了一种风骨,与他们眼中的“蛮夷朝廷”做着誓死抵抗。虽说他们的主张对于皇权是一种极大的撼动,但皇帝却不敢对他们有丝毫无礼,反倒是对他们一次次以礼相待来彰显当朝的文化正统地位。

可是后来的查嗣庭案,仅仅是因为他人用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拆字法随意解读了一句诗,就使得文坛里地位举足轻重的查氏家族遭到屠戮。

这两个事例被今天所讲的主人公查慎行联系起来,恰好形成了一种极为鲜明的对比,也画出一条中国文人们不断演进的时间线。

中国古代文人们大抵都会经历一个所谓“大义凛然”“爱憎分明”的时代,但在强大君主和世俗诱惑面前,这种气节与风骨被一点点地削去,文人们挺直的脊梁也渐渐的弯了起来。曾经那些敢于在朝廷上犯颜直谏的”狂儒“们,一个个都变得”谨言慎行“起来。

可当一个朝代只剩下那些弯曲的脊梁和低下的头时,谁又能真正救得了那个时代呢?

欢迎大家关注羽尘说,我们愿意相信“每段历史都是一个江湖”!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笠翁对韵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91资源分享网 最新 最全 资源分享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