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古黎川的东兴、永城二县考略

在江西省黎川县这块土地上,东兴永城二县最少有过四次以上建县的记录。南宋绍兴八年(1138),大致在原东兴、永城区域置新城县,至少,此为第五次建县,即今江西省黎川县前身。

1. 二县治署古址考

《方舆纪要》对“东兴县”的概述(以新城县城为坐标):在县东北三十里。三国吴太平二年析南城置东兴县,属临川郡。晋、宋以后因之。陈天嘉五年(564),周迪复出东兴为寇,时宣城太守钱肃镇守东兴,向周迪投降,周迪声势大涨。隋开皇九年(589),县废。唐武德五年(622),再建县;七年,又废。今东兴乡的石门里,就是旧县故址,时人称“城口”。《大清一统志》除了上述介绍外,还说南丰县东门外有桂华坊,旧名东兴坊,或以为即古东兴县治。这是考稽不严谨的附会之说。《纪要》说“今东兴乡之石门里,故址在焉。土人谓之城口”。就正德新城县志“乡都”来看,石门里是一个区域的统称。比如县东六十里的二十六都的四个村桐原、璩家原、兴贤堡、石头墟,都在石门里。那么,旧县就可能位于今厚村乡了。待考。

《方舆纪要》对“永城县”的概述(以新城县城为坐标):在县北三里。三国吴太平二年析南城县置永城县,属临川郡。晋、宋以后因之。隋平陈,废除县治。唐武德五年,再立县,属抚州;武德七年又废。今其地犹有“城头”之名。明《一统志》的说法也是一样。

考“城头”地名,在新城县十三都,分别为岭下堡(今十里村排上)、城头、牛市街(今牛屎弄)、豪湖、蓝浒(今南付)、陶家边(今陶狮边)。其中,城头即永城县城旧址,今日峰镇十里村城头村小组一带。

何澄《新城县志序》云:“按《南史》,宋尝为永城县矣。永城,治在环山之西偏,未几而废。梁陈尝为东兴县矣。东兴,治在环山之东偏,既久而废。”此说不够细致,“环山”根本不知所指。不过,指出了东兴、永城二县一定时期内并非共存的现象。

上官祐《重修县志序》说:“建昌之新城,本豫章临川南境也。尝为永城县矣,尝为东兴县矣。南宋吴善、杜稑、沈攸之、梁忱恪、郑绍、陈裴忌,皆尝领封邑为列侯,见诸《南史》者指不下六七偻,其为重邑亦审矣。隋唐因革靡常,五季及宋概属之南城。绍兴中,始析县为新城,盖永城、东兴之旧宇也。”文内的“南宋”是指南朝刘宋政权。他的意思是刘宋期间,不少官僚曾领封过东兴、永城。

王材在其自序《黎川文绪》中说:“新城,本吴晋以来东兴、永城二邑境也,后合于南城。宋绍兴中,复析南城之黎滩镇名邑曰新城,故新城称‘黎川’云。”虽更直白更简洁,只是说了跟没说一个样。

——在古黎川领域,后世文人与学者以为永城、东兴先后建县,这是不对的。东兴、永城二县几乎一并存废(作者注:永城县多废过两次),可谓同进同退,故可作为一个整体来讨论。至于其辖地相当于今黎川哪些地方或范围,史料无确载,咱无“通天眼”,不敢胡乱指鹿。不过,《赣文化通典》指出:“东兴县治在今黎川县东30里之石门里,辖区为今荷源、洵口、厚村、湖坊一带;永城县治在今黎川县北三里之城头,辖今黎川县北部、中部、西部和南部地区。”它没有注明资料来源,在1993年编《黎川县志》有载。因这种区域概括没有确切记录,当地学者为此常争得面红耳赤。查阅史料,惟上官祐县志序里有一句“绍兴中,始析县为新城,盖永城、东兴之旧宇也”,好像是说永城、东兴二县的区域就是后来新城县的范围,亦为今黎川县统辖范畴。

永城县署的岐义不多;而东兴县署,未知太多,争议太多,难以稽考准确。那么,我们来看看志书对“东兴岭”的记载。同治县志“东兴岭”条载:

东兴岭,东三十里。宋周梦授《游山记》云:予所居,乃唐东兴县故治,今乡名,因之。五季之末,高祖讳远,自蓝田之潺村随母归东兴胡氏,至道二年(996),始归本姓。逮吾父,无子,即以姨之子继。后予所生即稠原(今荷源乡稠源村小组)周氏。周氏,五代时曾为抚州判官。盖《晋史》载东兴岭,即其地也,地颇灵异。岭之西有二山,平坦可容数千人,其一名“土桂”,一名“新荷”。当南唐时,土人保聚避乱,置寨栅于其上,至今耕夫尚有得其箭镞者,皆陶瓦以为之。而“土桂”山下,平冈膴原,如诗所谓“九皋”,故谓之“九里原”。原口有庙,无碑刻,不知所从来,雨旸祷之,辄应。其东北曰“孤岚山”,奇峰秀特,乃故工部侍郎何公之居。山下曰“陆家村”,清溪缭绕,乃光禄卿危公之居。山清水碧,逮今仕宦有人。而予家自至道以来,凡百四五十年,以儒世其业。予尝登山四顾而望,华屋朱门遍满村落,大囷高廪新陈相因,弦诵之声不绝于耳,农歌樵唱游咏太平,与昔时避乱居民于此者固不可同年而语矣。自非上天悔祸,笃生圣人,翦除乱略,开辟治原,崇学校,课农桑,跻之于仁寿之域,何以使斯民享此无穷之乐也。予兄周梦得,与予同所生,好读书,不应乡举而死。著作佐郎黄公倚为撰墓志。其子焕,早游河朔,以武效官来归省坟墓,因随予登是山,请予书其岁月。且以为登山记云。

这篇《记》文太具史料价值了,为东兴县城旧址提供了非常给力的证据。周梦授的高祖于至道二年改为本姓周氏时,距宋太祖开宝二年(969)最后一次置东兴、永城县非常近,相差仅二十余年。《赣文化通典》载:“建武军,宋太祖开宝二年,南唐后主李煜置,治南城,辖三县:南城、东兴、永城。”按周梦授“予家自至道以来,凡百四五十年”之说,此文应写于南宋新城县刚设不久,距高祖也仅一百四五十年。古代人的流动性较弱,故其说可信度较高。

2018年1月12日,在乡村干部的引路下,笔者实地考察了荷源乡稠源、何家庄、五福等地,特别是稠源潘美贤(76岁)老先生的顽固记忆,拓宽了我们的思路,结合周梦授《游山记》,初步断定一段时期内的东兴古县城就在稠源一地。现摭拾如下:

(1)稠源村的地理位置。《黎川县地名志》载:“稠源,在荷源偏南3公里山坑中。”查地图,确切。同治县志“县境图”中,东兴乡的三十三都与三十四都之间,确有“东兴铺”存在;但三十三都图无此地,三十四都图缺佚,所以还是找不到“东兴”的具体位置。而作为该县五乡之一的东兴乡,虽下辖20个都,偏偏未见“东兴”一地的倩影。惟“稠原”一地,在东兴乡四十都中。——对照“县境图”,似乎东兴县城在稠源的认定又值得推敲。只是,县境图与乡都图,均不精准。

此村多为吴、胡、陈姓。当地人说,其地确实曾建过县,只是口口相传为“稠溪县”,且一夜之间突然没了踪影。如果“稠原”地名与“城头”一样未经大变的话,至少可推知唐代的东兴县城即位于此,因为周梦授有“予所居,乃唐东兴县故治”之语。唐武德五年置东兴县,仅存2年,极其短暂。哪怕稠源不是三国时期的东兴县城旧址,也无疑为唐代的了。

(2)稠源村的地理概况。作为一个村落,处于南北狭长地带,东西两侧山岭横亘,两条溪流汇合于水口处。往北经上堡、下堡,抵何家庄(今荷源乡政府),约5里。往南,有艾家、闻家,直至黄沙渡,约8里,一经石陂、妙法、熊村可入闽境;一往湖坊、大排、仙山,同样可入闽境。

东面有旸谷山(南界湖坊)、竹家山(北向山下为白沙村),加之从荷源孤南山延伸至稠源东南方向的大磜山,这些绵亘连贯的山脉,估计即为东兴岭。西面界今潭溪乡文青村盛家、周家、刘家及岭家源,中间横亘有竹降岭、马鞍山、长排、高岩、骆驼山。此地有一条便民古道,出县城东门,经梞林,翻越竹降岭而至稠源,再经稠源下堡的官道,翻过东兴岭所属山脉,抵白沙村。

据潘美贤介绍,稠源水口后背即村庄东面有山名碧云峰,又名雷打石,也叫石陂山。山上有寺,当年规制不算宏敞,仅一厅四房,如今惟剩基脚石。原名“杨陈古寺”,建于唐末。道光壬午年(1882)迁建于村内。1953年拆毁。2002年重建。主祀弥勒佛,左右附祀杨、陈二天师。现今碧云峰寺门联由潘老撰,曰“天涯海角有神通,碧云琼楼佛法灵”。

关于大磜山,《黎川县地名志》载:大磜山曾有人居住,1960年搬出。陪同考察的乡干部丁春华说自己老家就在那里,并证明“土桂”就在此山中。至于周梦授说的“九里原”,即今际上原。原口确有一寺即上述的“碧云峰寺”。但“新荷”无考。

《记》文说稠源东北有一座“孤岚山”,并指出北宋的何潜与危拱辰二人居于此。查地图,此地有一山名“孤南山”,即今荷源小学对面,荷源加油站南面,恰好位于稠源东北方向。说明何潜、危拱辰当时居住在今荷源村中,而非其祖籍地炉油与苏源。他说的“陆家村”,可能为今荷源乡陈家村,因为其地家谱载有“陆安村陈氏”之谓。

(3)传说中的东兴县城。查清乡都地图,稠源属四十都。此地有两条溪流,一是发源于大磜山,主峰名古罗寨,现名十方山(志书载为什邡山),地图有标。山上有古寺,原名西禅堂寺,现名大磜山十方寺,上下三层,均为石坪,基址开阔,约六千平米,建有放生塘、浮桥等。现存物件有石臼、石槽、碾槽等。一是发源于磜上源,实源于旸谷岭。两条溪流下注,抵稠源水口处合二为一。

二水汇合之处为一块平畴,共208担谷田,名曰王虎塅,古名王虎墟。正是这块田塅,潘美贤指证为东兴县城旧址。姑不论“王虎”这种显赫的字眼,而“墟”却能说明两点,一或为墟市,二或为废墟。本人以为,“废墟”之说更有陈迹性与传说性。别看此地为小沟坳,但地势平衍,溪流丰沛,向北经何家庄直达资福河约十来里,在古代战乱之际顺势发展为一县治中心,实也平情。此田塅,形如行船,船首面北,似要从水口昂然驶出。

当然,上述之论也可能有较大差讹,有待于专家更精准的考证。比如同治《新城县志》对“东川水”的概述,“一自济源,一自杉岭,一自周湖,并下飞鸢(三十四都),合洵溪(三十三都,有市)。一自银岭,合东兴(旧为东兴县)水至洵溪,历石硖、五福(四十都,江闽商旅交汇之所)”。该县东川水发源于东部的杉关、银岭等地,自东向西流到资福,再北向流入硝石进南城旴江。为此,东兴又似乎位于洵口镇以东。而银岭在哪,东兴水又指哪条河流,县志无明确记载。

对照上下文能发现,县志记载很多地方本身就自相矛盾,纰漏百出。比如说溪流:由洵溪分路,稍北,历蛇口至东兴;由蛇口分路,经渥口、厚村、周湖,至风扫岭。比如说邮路:东北路自县前铺到炉游、义亭、白沙、洵溪、东兴、飞鸢等铺通光泽。

考察东兴县的具体位置,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地名需要核实,即梞林。县志《疆域》称,“新城县东至福建邵武府光泽县界七十里,界以杉关,至光泽县治百四十里。此道东出迎福门,经过梞林、东兴、白沙、洵溪、飞鸢至杉关”。——为此可知,东兴位于梞林(《地名志》无考)与白沙之间。

那么,梞林到底位于何方呢?查清末陈兰祥的《东坊论》,内载:“一路出望闽门(即东门),由二十五都梞林,历东兴、白沙、洵溪、飞鸢往福建杉关。”“一路由梞林稍南,历三青山,渡胡坊,至东岩岭,为光泽李家坊地方。”这几乎与县志的概括一致。在清乡都地图二十五都中,发现有“梞林铺堡”地名,它紧邻今荷源乡熊圩村,位其东南方。四周有熊家圩堡、小头堡、杨林堡(今杨林塅,在盛家河对面)、南岸大堡、磜上堡、高坊堡,通县官道贯穿而过。这就不会错了,从梞林南走则为今文青村青山、盛家一带,东行则越过竹降岭而入东兴,再东行翻山而入白沙。梞林与白沙之间适宜人居的较空旷地带只有稠源一带了。特别是同治《新城县志》说:“石泉峰,东十里,今称梞林。”可以推知梞林即今付坊,故东兴县城在稠源是可信的。

就“梞林”地名,同治县志“邮传”条载为“庐游铺,在县东十里梞林”,“东兴铺,在县东二十里何家庄”。而1993年版《黎川县志》干脆直接写成“株林”,不知是对是错?

另按,正德《新城县志》卷八《文苑》载:“支梦授,字裕民,东兴乡人。五季末,高祖讳远,自蓝田潺村随母归东兴胡氏,至道二年(996)始复本姓。自至道至宣和甲辰(1124),百四十余年世业儒,梦授历官迪功郎,授循州长乐县尉兼主簿,有才名于世。”同治《新城县志》载:“支裕民,字梦授,东兴乡人。以才名荐任迪功郎,循州长乐县尉兼主簿。”由此可知,两部县志还有乾隆县志都可能将其姓氏搞错了。对照《游山记》,似乎应为“周梦授”为准。经调查,现今稠源此地既无支姓,也无周姓(但距其一公里的下堡有周姓)。

2.二县兴废期限考

黎川县位于江西省东部,武夷山脉中段西麓,抚河支流黎滩河上游,与福建四县市相邻,自古有“赣闽八县通衢”之称。“通衢”之说,只要边境线有一定长度,任何一个区域都会如此概述。但黎川毕竟是个偏僻小县,既丘陵起伏,又有武夷山脉横亘,典型的山区。小小地域,人烟稀少几乎连一个县都难够资格设立,古代为何还要分作两个县呢?其辖域是否远超于我们今天的认知呢?待考。

(一)三国时期。自汉献帝建安四年(199)孙策夺取豫章开始,东吴孙氏为加强对江西境内的统治,陆续增设新的郡县,至东吴晚期,江西全境郡县由东汉末的1郡25县增至6郡58县。临川郡,吴太平二年孙亮分豫章东部都尉立,治南城(今南城县东南,治所在硝石),户8983,口64850。下辖10县:临汝(今抚州市西)、南城、西平(今临川荣山乡与宜黄县交界处)、东兴、南丰、永城、宜黄、安浦(今乐安县南)、西城、新建。其中除临汝、南城为汉代旧县外,其余8县皆为吴时新立。是年,在临汝县境设新建、安浦两县;并析临汝地立宜黄县,“因县治在宜、黄二水汇合侧,故名”;划出南城东部、南部设置永城、东兴、南丰三县。

(二)两晋时期。江西共领7郡58县。临川郡有10县:临汝(今抚州市西)、西丰(今临川县南)、南城、东兴、南丰、永城、宜黄、安浦、西宁、新建。其中,太康元年(280)改西平县为西丰县,晋惠帝元康元年(291)改西城为西宁县。关于南城此时的变迁,西晋太康元年,县治由硝石迁至现北门外塌埠街,改县名为新南城,属临川郡;东晋建武元年(317)改新南城为南城,仍属临川郡。

《宋书》载:“南城男相,汉旧县,晋武帝太康元年更曰新南城,江左复旧。”文中出现了一个颇为生僻的“南城男相”,这是什么意思呢?史学研究认为两晋爵位制沿袭汉、魏形成“五等候”制度,南朝宋国因袭之,“王爵非皇子不封”,“诸王不得治国”。各县长官称谓“大者为令,小者为长,侯国为相”。《宋书·百官志下》县长官分别为侯、子、男“相”,挂的是虚爵,所管县并非其实封之地。可令人奇怪的是,南城为“男相”时,而东兴却为“侯相”(永城为男相),似乎高居于南城之上。比如晋义熙二年,刘怀肃以议功封东兴县侯,食邑千户;太和元年沈攸之封邑五百户,王喜孝、武世平定荆州,增邑千户,改封东兴侯,等等。当然,南城有时也升级为县侯,如晋义熙十一年,刘怀慎以平广固庐循功封食邑五百户,又以佐命功进爵为侯。具见正德《建昌府志》卷五。

(三)刘宋时期。临川郡治临汝,辖9县:临汝、西丰、新建、永城、宜黄、南城、南丰、东兴、安浦(今乐安县东)。宋武帝永初元年(420),将晋时的西宁县并入新建县。同年,追封少弟刘道规为临川王,立刘义庆袭继王位。据《宋书》载,刘宋时,江州领9郡65县,其中建安(领七县)、晋安(领五县)二郡属福建,江西内有7郡54县。

(四)萧齐时期。临川郡于齐高帝建元元年(479)由临汝徙郡治于南城,辖9县,与刘宋时期同。据《南齐书》载,当时江西全境有7郡53县。

(五)萧梁时期。临川郡于梁武帝大同元年(535),把齐时迁往南城的郡治复徙于临汝,辖9县:临汝、南城、宜黄、永城、南丰、东兴、安浦、西丰、定川。其中,梁武帝普通三年(522),析临汝设定川县,县址在今罗针、云山两乡交界处的雷坊。

(六)陈朝时期。临川郡治临汝,辖9县,与萧梁时期同。

梁、陈两朝,正史无志,其政区人户难以确知。综合各方面史料统计,得知其在江西境内的郡县与宋、齐大体相同而略有增加。其中:梁置9郡61县(新增豫宁、巴山二郡);陈置9郡59县;陈废豫宁郡,于永定二年(558)十二月以安成郡所部广兴六洞置安乐郡,故仍为9郡。正如齐梁史家沈约所说:“地理参差,其详难举,实由名号骤易,境土屡分,或一郡一县,割成四五,四五之中,亟有离合,千回百改,巧历不算,寻校推求,未易精悉。”

一句话,两晋与宋、齐、梁、陈期间,东兴、永城二县一直存在,隶属于临川郡。

结合《方舆纪要》,且述宋、齐、梁、陈时期有关古黎川地域发生并衍化的故事——

梁元帝死后的第二年(555)二月,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共同拥立元帝第九子、年仅十三岁的晋安王萧方智为帝,是为敬帝。五月,王僧辩在北齐的强大压力下,不顾陈霸先的劝阻,废萧方智而另立梁武帝之侄、贞阳侯萧渊明为帝,引起陈霸先不满。九月,陈霸先杀王僧辩,黜萧渊明,重新扶立敬帝。自此,王僧辩手下大批旧将怨恨陈霸先,纷纷拥兵割据,称雄一方,政局更加混乱不堪。

陈霸先(503-559),原籍颖川(今河南禹县),一说浙江长兴人。通过平定“侯景之乱”,渐渐控制了梁朝的政权。梁太平二年(557)十月,陈霸先废梁敬帝萧方智,正式禅代称帝,国号陈,自称武帝,改年号为永定。永定三年(559)六月,陈霸先死,其侄临川王陈蒨嗣位,是为文帝。

陈霸先非黎川人,史载其葬于万安陵。有意思的是,黎川县志却说他的祖坟葬于其县。如果谁人有幸挖到墓铭之类的证据,估计也算史学重大发现了。正德《新城县志载:“陈高祖霸先祖墓,在县东二十里小合岭下,墓西有东山嶂出。”同书卷一解释:“东山障,一名鹅薮院,在县东南十五里,山势壁立,巅平广。元末寇乱,邑民多避兵于此。旁有陈霸先祖坟在焉。”《一统志》旧志云:初葬时,有神仙谓霸先曰:“可去矣,慎勿回首。”既行三十三步,回顾。神仙曰:“子之兴,可三十三年而止。”以史考之,陈氏之先甚微,与武帝兴自阎闾,尝经历赣(粤),出入吴越二十余年,及享国止三十三年。观此,则仙言始亦可信。

梁、陈时期,赣江被称为南江,赣江流域被称作南川、南中或南州。梁末“侯景之乱”发生后,南川土著酋豪勃然崛起。比如周敷(临川人)、黄法奭(崇仁人)、周迪(南城人),他们豪霸一方,有的依附陈霸先,有的与之作对。

对于临川郡的酋豪,周敷、黄法奭较忠于陈朝;周迪于天嘉三年(562)正月举兵造反陈文帝。第二年正月,周迪兵败,脱身翻越东兴岭,投依陈宝应。九月,周迪再次越过东兴岭北上。东兴、南城、永城县是周迪的老根据地,故周迪一来,乡民又纷纷摇旗响应。陈文帝派遣都督章昭达率兵征讨。十一月,章昭达大破周迪,周迪逃于山谷间,民众却无人透露其下落。章昭达无计可施,乃于十二月过东兴岭,进兵建安(今福建建瓯)讨陈宝应。天嘉五年十月,周迪收集部属,再出东兴岭,一直打到临川,不幸于第二年七月中伏而亡。

《陈书·陈宝应传》也提过“东兴岭”:“章昭达打败周迪后,越过东兴岭,在建安驻扎,余孝顷又从海道袭击晋安,陈宝应占据建安的湖边,抵御王师,水陆两路都筑起栅栏。”《方舆纪要》也有类似记载。“陈天嘉四年,周迪据临川,陈主遣其弟顼击之。迪兵溃,逾岭奔晋安,寻又越东兴岭为寇。诏章昭达讨之,迪败走,昭达遂度岭趋建安,讨陈宝应。盖自江右入闽,东兴道为坦易也。”为此可知,陈朝与周迪曾在临川、南城,特别是古黎川的东兴县进行过拉锯战。

(七)隋唐时期。隋朝建立后,杨尚希上书隋文帝,说:“窃见当今郡县,倍多于古,或地无百里,数县并置;或户不满千,二郡分领,具僚以众,资费日多,吏卒又倍,租调岁减。”为改变这种“民少官多,十羊九牧”的现象,他建议“存要去闲,并小为大”。由于当时政局混乱,境土屡易,郡县林立,致使建置无常,隶属关系多变,旋立旋废的情况较为普遍。

隋文帝采纳杨氏建议,于开皇三年(583)十一月,下令“罢天下诸郡”,实行裁郡并县的政策。改州郡县三级制为州县二级制。隋朝开皇九年(589)平陈后,此政策推行于江南。据《隋书》,江西置洪州总管府,有郡7县24。其中,临川郡治临川县,开皇九年改置抚州,迁临汝;隋大业三年(607)复置郡,统县4:临川、南城、崇仁、邵武。为此,永城、东兴、南丰三县仍并入南城县,隶属于抚州。“大业三年,隋炀帝改抚州为临川郡,南城属之”。——此为首次废除东兴、永城二县。

唐武德五年(622)讨平林士弘后,改临川郡为抚州,领临川、南城、邵武、宜黄、崇仁、永城、东兴、将乐8县。也就是说,这一年析南城再置永城、东兴二县,析崇仁置宜黄县。武德七年,废除东兴、永城、将乐三县,将邵武县归还建州。按《历代地理沿革表》:“武德五年复置(东兴、永城县),属抚州;七年省,入邵武”。

民国25年重修《邵武县志序》载,唐武德七年,将临川的东兴、永城划入邵武。唐睿宗(李旦)景云二年(711),以建州改属闽州,将东兴、永城二地仍归入抚州。——据此,从唐武德七年到睿宗景云二年,东兴、永城二地划归邵武管辖,历时87年。这与乾隆《新城县志》及明《隆庆县志》说法一致。

之后,再度并入抚州。此次并入,仍设有东兴县,只再度没了永城县。如正德《建昌府志》:“隋开皇九年,设城南、东兴县,省南丰、永城县。唐武德五年,置永城、东兴,复省,入邵武,寻复之。唐景云二年,设南城、东兴、南丰(复置南丰县)。”唐景云二年这次东兴存续了多久时间,下述。吴宗慈绘编的《江西省古今政治地理沿革图》“唐”考略中附识:“抚州初领县八,其中有邵武一县,隋前非江西境;又有将乐一县,乃析邵武置者,全为闽地,非江西境。”其“图注”云:“今黎川县,武德五年复置永城、东兴二县,七年省,入南城。”

(八)五代十国时期。杨吴、南唐在唐代江西37个县治中,一度增加了19个县,合计为56县。杨吴时期(902-937)的抚州,治临川,仍辖4县:临川、南城、崇仁、南丰。南唐时(937-975)设建武军,治所在南城。《南唐书》:“晋天福二年(937),南唐取吴,复置抚州,以南城置建武军,东兴、永城并入南城为附郭。”《太平寰宇记》载,宋开宝二年即陈后主九年(969),南唐于抚州南城县置建武军。关于此年之事,《赣文化通典》记载得更细致:“建武军,宋太祖开宝二年(969),南唐后主李煜置,治南城,辖三县:南城、东兴、永城。”

——东兴、永城二县,(1)肇始于三国吴太平二年(257)的东兴、永城二县,属临川郡,至隋大业三年(607)废除,为第一次建县,续存350年(其中永城县于隋开皇九年先行废除了)。(2)唐武德五年(622)再置,存2年,为第二次建县。(3)唐武德七年划入福建邵武,至唐景云二年(711)并入抚州,存续共87年。是否立有县治,无确载。(4)唐景云二年(第二次无永城县)至后晋高祖石敬瑭天福二年(937),存续226年,减去杨吴时期的35年,则存续191年。《南唐书》载有县治。为第三次建县。(5)晋天福二年“入南城为附郭”,仍为县治。宋太祖开宝二年(969),仍设东兴、永城。此为第四次置县,惟不知存续多久,至少超32年,待考。——为此,吴太平二年至南宋绍兴八年设新城县的881年间,古黎川地域上的东兴、永城二县差不多存续了575年之久,才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九)两宋时期。建昌军即南唐设立的建武军,入宋后更名。改名的年份,《元丰九域志》和《宋史》均作太平兴国四年(979)。而南宋黎川籍进士陈孔休《新城建县记》说“太平兴国二年赐今额”,提前两年。王平叔景德二年(1058)《改建昌军治记》则说:“太平兴国三年十月,敕改建武曰建昌军,昭明德而识武功也。淳化二年(991)九月,敕札抚州南丰县以为属邑,便岁输从民欲也。”诸说相差三年。

南宋绍兴八年(1138),大致在原东兴、永城区域置新城县,大约为第五次建县,即今江西省黎川县前身。时建昌军治南城,辖4县:南城、南丰、新城、广昌。1993年版《黎川县志》载:“在北、南宋之交,江西地区由于中国历史上第二次人口南迁而人口激增。近水平原之地开垦已尽,人口逐渐移向山区开垦梯田,出现‘大田耕尽却耕山’的局面。”当时南城、南丰人口众多。陈孔休《新城建县记》说,宋高宗赵构登极十三年(虚数),整个建昌军约有四十万人,讼辩多,盗贼多,有闽赣之风;而且地广物薄,徭役征收摊子大,不利于精细管理。新城建县的当年,区域人口就有6万余。而南城、南丰两县的田赋额为:粮82602石,绸绢34335匹,丝绵28707两。所以江西安抚使李纲、转运使逢汝霖上奏称“忧者见本路建昌军两县(指南城、南丰)繁剧为最,非各添一县,则难以督税赋、息盗贼”,是有客观依据的。

综上所述,黎川地域最少有过五次以上兴废县治历史,而不是人们通常认为的三次。

民国元年(1912)废建昌府,新城县隶江西省。三年(1914),全国统一定县名,因直隶河北、江西、浙江、贵州、吉林、山东六省都有新城县,江西新城县遂改称黎川县。同年,全省划为四道,黎川隶属豫章道。十五年废道,黎川直属省。二十一年,全省划为13个行政区,黎川属第8行政区。二十四年,全省缩改为8个行政区,黎川属第8行政区。1945年5月28日,黎川解放,属抚州专区。1971年,抚州专区改称抚州地区。2000年,撤销抚州地区建制设省辖抚州市,实行市管县制,黎川县属抚州市辖。

3. 兼考南丰建县史

自吴太平二年(257),历今1760余年。南丰一直认定其为始建县期。而黎川呢,学者曾竭力嘶呼过以此时为肇县之期,官方时可时否,最终还是确定南宋绍兴八年始建。当然,这与黎川学者之前并未考证准确有关。

其实,不仅古黎川区域的东兴、永城不断废除、复置,就是古南丰,在历史上也是如此废而置,置而废的。作两相对比,请看下面分析南丰建县及续存的时间:

(1)吴太平二年(257)建至隋开皇九年(589)废,与永城县一样存世332年。正德《建昌府志》:“隋开皇九年,设城南、东兴县,省南丰、永城县。”但东兴县并未废除,直到隋大业三年(608)才废,此比南丰多续存18年。唐武德五年(622)至唐景云二年(711)间,东兴、永城二县又存2年。故从隋开皇九年至唐景云二年的122年间,古黎川县较南丰多存世20年。期间黎川废县102年,南丰废县122年。

(2)唐景云二年复置南城、东兴、南丰之后,东兴县一直续存。而南丰呢,正德《建昌府志》“沿革”条:“唐景云二年,设南城、东兴、南丰。”《新唐书》载,“(南丰)景云二年析南城置,(唐玄宗)先天二年(713)省,开元八年(720)复置,再未废除”。复置的原因,据《太平寰宇记》“抚州南丰县”条:“开元七年,刺史卢元敏奏:田地丰饶,川谷重深,时多剽劫,乃复置南丰县。”此后,于开成二年(837),县治移西里坊,即今县城琴城镇。——南丰于唐景云二年(711)再从南城分设,两年后的先天二年(713)又废;开元八年再置,从此未再废。期间又比东兴少存续7年。

(3)《南唐书》说晋天福二年(937),“以南城置建武军,东兴、永城并入南城为附郭。”宋太祖开宝二年(969),建武军治南城,辖三县:南城、东兴、永城。开宝八年(975),南丰县改隶抚州。——说明东兴、永城二县像南丰一样依然续存。

——概而言之,吴太平二年至南宋绍兴八年的881年间,南丰县存世752年,古黎川的东兴、永城二县存世575年,两者相差177年。作为县治地,黎川仅比南丰少近二百年,南丰以吴太平二年为始建县期,黎川为何就不可以呢?

当然,有待商榷之处还有三点:

其一,并入邵武期间的87年很可能不是县治,因为《邵武府志》记载不详,其它史料也无确载。

其二,从唐景云二年到晋天福二年之间的226年需要重度考稽。如正德《建昌府志》页:“唐景云二年,设南城、东兴、南丰。”也就是说,公元711年又设有东兴县,一直到晋天福二年都存世。又比如上述《南唐书》说,“晋天福二年,南唐取吴,复置抚州,以南城置建武军,东兴、永城并入南城为附郭”。

这里,虽未发现有什么明确记载,但也没见过其它史料有过岐义或争论。由此可证明这226年中,古黎川地域上,至少东兴县是存在的。那么,“附郭”又是什么意思呢?

附郭,我国行政区划用语,指县政府治所与州、府、省等上级政府机构治所设置于同一城池内的特殊形态。附郭县,古代行政术语,专指中国古代没有独立县城而将县治附设于府城、州城的县。历朝历代都不少见,尤其是明清时期,内地各省的绝大多数府城至少有一个附郭县。附郭县在古代并不少见。等于是没有独立的县城,但不是说没有这个县。比如,唐代长安为国都,设京兆府治理长安附近的二十多县,京兆府治所设于长安,长安城内以朱雀大街为界,以东设长安县,以西设万年县。长安县、万年县、京兆府,三个政府机构的治所均设于长安城内,此状态即称为“附郭”。同理可证,“南城置建武军,东兴、永城并入南城为附郭”,即东兴、永城均为县治,只是其治署设在南城而已。

其三,上述《赣文化通典》载“建武军,宋太祖开宝二年(969),南唐后主李煜置,治南城,辖三县:南城、东兴、永城”,即开宝二年再设县治时,其存续时间不清,仍需考证。

又,有学者以为,南丰还与黎川不同的是,南丰一直沿续了其名称,而古黎川从东兴、永城既而又更名为新城,再变而为黎川,似乎不可当黎川之绍述。

关于南丰县名,明正德《建昌府志》载:“吴太平二年,孙亮置南丰县,分南城之南境,又以地产嘉禾,故名曰南丰,至今称邑名嘉禾。”也就是说,最早称丰县,只是因徐州的丰县同名,且人家的名气较大,故改为南丰。又因县域常产嘉禾,所以别号“嘉禾”,再“因旴江流经全境,故南丰异名旴水”。

为此可知,南丰县的名称亦曾变换过。倘仅就名称而言,试问,江西至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设江南西道,简称“江西”,始有江西之名,之前是不叫江西的。那么,我们认不认可唐以前江西的历史沿革呢?承不承认它是我们的母省呢?(2018年1月15日)

作者简介

王建,男,江西省黎川县人,公务员。宴集之馀,打牌笑读;偶吐腹笥,聊以缀文;偏好月旦,兼涉史籍;不歌不啸,无颂无祷。

SOLDIER History Toda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古黎川的东兴、永城二县考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