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91免费资源分享网
全网优质资源我们一起分享

张朝阳谈”好人”称号:这不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

(原标题:张朝阳 让搜狐变得与中国人的生活更有关系)

张朝阳谈好人称号:这不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

2018年6月2日,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接受本报专访。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张朝阳谈好人称号:这不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

人物档案

张朝阳 1964年10月31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同年考取李政道奖学金赴美留学。1993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后,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1996年,手持风险资金,回国创建了爱特信公司。1998年,公司更名为搜狐,同时推出门户网站。

与选择从董事会主席“退下”的马云不同,同样54岁的张朝阳正在掌握更多的权力。虽然BAT的生态已经蔓延得很壮大,但这并不能阻挡张朝阳的野心。

从搜狐成立那天起,正赶上中国互联网的首班车,1998年是门户元年,搜狐成为其中重要玩家。挺过了二十世纪末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完成了公司董事会的巨大变化,搜狐一路前奔,2008年,张朝阳登顶唐拉昂曲峰时,搜狐市值超过新浪。

回顾过去二十年,张朝阳经历了起起伏伏。日前张朝阳接受《新京报》专访,畅谈得失。

谈产品:

只要活着,对手往往会消失不见

《新京报》:为什么坚持每天做千帆直播?

张朝阳:直播是我个人兴趣爱好,跟公司无关。起初做千帆直播是因为我希望提升我的英文,我有一种告知的欲望。经过500天,进步确实不错,提升了搜狐国际新闻的质量,对千帆直播也有好处。

《新京报》:那你觉得搜狐的直播在众多直播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张朝阳:它是一个中不溜。早年是YY做起来,然后映客起来,搜狐千帆直播也起来,后来西瓜视频用答题方式突然崛起。当然,千帆直播也在创新,准备打造24小时直播电视台。千帆直播要继续做下去。只要我们不死,熬也要把竞争对手熬下去。

《新京报》:熬下去,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张朝阳:首先公司不要死去,活着活着你就发现你的竞争对手可能已经没有了。

就像搜狗,曾经那么多搜索引擎,走着走着就发现没剩几家了。

其次我们尽力改革,强调工程师文化和创新,产品的创新在远观者看来往往是突然有个特酷的应用爆发了,但实际是一个打磨再打磨、把产品做到极致的过程。

《新京报》:资讯类app很多,怎样做一个不同的产品,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争夺过来?

张朝阳:中国现在微信用户已经有好几亿,但是一个资讯类app的用户也就1亿左右,还有大量的人需要资讯,这个市场远远没有饱和,所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搜狐新闻可能会比较精英主义,但是搜狐新闻资讯版可能会满足一些更加大众化的需求。任何伟大的产品不是突然拍脑袋想出一个想法,而是不断迭代产生好的产品。

谈公司:

给搜狐基因测序,张朝阳认准信息资讯

《新京报》:去年搜狗上市了,取得比较大的成功。你对搜狗的这种模式认可吗?

张朝阳:搜狗还是做得不错的,包括它的搜狗输入法,是中国的第二大应用软件。上市只能说是一个融资手段,倒不是说上市就是成功,未来还是很有前途的,我对它还是抱有比较大的希望。

《新京报》:搜狗的搜索业务盈利模式能不能摆脱广告的模式?以及如何解决广告商竞价排名引发的纠纷?

张朝阳:模式是没问题的,首先需要按照法律严格管理。再一个是需要有市场有竞争,比如搜狗对于百度挑战,有了竞争,消费者就能获得更好的服务,如果搜索结果都是些营销广告的话,这个搜索引擎一定没有竞争力。

《新京报》:现在搜狐旗下有媒体、视频、畅游、搜狗,你对它们是怎么定位的?

张朝阳:搜狐最主要的是信息分发资讯平台和视频平台。搜狗搜索是对信息分发的一种方式,搜狗搜索的背景是基于用户量非常大的搜狗拼音输入法,也有很大的潜力。畅游是当年中国三大游戏厂商之一,《天龙八部》十分成功。如果能在信息分发搜索输入等方面建立好的平台的话,也能成为游戏分发的平台。

《新京报》:你提出的三年重回互联网中心,标准是什么?怎么重回?

张朝阳:没有严格定义,只能说通过几年的努力,能够让搜狐成为在资讯领域跟广大人民生活有关联性。其实互联网的竞争,如果在知识产权得到保证的情况下,最后是组织能力的竞争、管理的竞争,我们打造一个好的组织,认真做事情的话,机会还是有的。

《新京报》:搜狐会通过买买买的方式去扩大自己的领域吗?

张朝阳:我对买这件事情不是特别相信,第一我们资金实力没那么大,没那么多钱买。第二,互联网是非线性的东西,任何一个产品产生都会有一个网络效果,你买一个两个加起来是产生不了网络效果的,这是基本的数学问题。我为什么不太赞成老要“布局”这个概念,布局也是一个伪概念。

《新京报》: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浪潮是什么?

张朝阳:云端的计算能力会越来越强,从用户端看,会开始产生新兴的交互方式。APP之战将持续很多年。社交网络依然非常重要,搜索、社交,还是逃不出这几个重要的方面。

《新京报》:你准备怎样来谱写搜狐的新篇章?

张朝阳:重新让搜狐变得与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有关系,把搜狐做大。我们有很好的基础,很多人还在用搜狐的新闻、手机搜狐网,还在看搜狐做的网络剧、美剧、视频,用搜狗拼音输入法,我们的用户规模和基础还是在的,现在主要是在管理上更加有竞争力,让这个企业更加有竞争力。

谈自己:

组织变革下,张朝阳开始看股价

《新京报》:你会看股价吗?

张朝阳:会的,以前不怎么看,现在会看。

股价跟很多事相关联,比如股价高低引起媒体的传播、对你的品牌宣传,股价对员工的信心,对员工期权的回报,对于投资人关于很多商业模式和想法的反映,关注股价也是对投资人负责的态度。

《新京报》:你会面临投资人的压力吗?

张朝阳:那肯定有了,不止投资人给我的压力,从我的价值观角度也是应该追求商业的成功。

人生给你分配的角色你要把它扮演好,给我分配一个CEO的角色,我就把CEO做好。CEO的定义就是建立一个商业组织,在合法的框架内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以及创造一些新的产品来使人的生活更加丰富。从定义来讲,我应该尽职尽责、all?in的方式来做。

《新京报》:你会担心自己的CEO没了吗?

张朝阳:正因为我担心,所以一直没有丢掉,人的焦虑感很重要,人有时候的焦虑是保证我们的安全。

《新京报》:在早期的互联网公司里面,你一直是坚决抵制外资空降高管这样的做法。

张朝阳:当时有这样的趋势,我们曾经也空降过一些,后来还是获得董事会的支持。

《新京报》:现在看三大门户,搜狐和网易、新浪在股权结构、企业文化上有很大区别?

张朝阳:是的,搜狐基本保持还是一个张朝阳的公司,给了我很多时间来反思和总结。如果董事会或者股东方面没搞定的话,你就没有时间来反思。一个企业如果一直是创始人管理的话,缺点就是你是你的天花板,如果你自己不反思不进步,你的公司也就那样了。如果换掉,那最后可能更糟糕,连天花板都不存在,连这个房子都没有了。乔布斯被苹果赶走之后,苹果很多年做这个做那个,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根本不知道方向,乔布斯回来之后才重新崛起。

《新京报》:搜狐新闻马拉松一直都在进行,你还是很爱跑步吗?

张朝阳:一直在坚持,我们会将跑步精神继续下去,并通过跑步、旅游、对各地文化的关注,来拓展我们的视野。

谈工作:

“好人”不再,介入一线的CEO变尖锐

《新京报》:听说你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张朝阳:对,目前的方式挺好的。所谓的互联网公司把公司交给个人去打理,你只是提供一些方向性的指导,这个说法是一个伪概念,不存在。任何伟大的产品都是在一线一点点做出来,如果CEO不在一线做这些产品,是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东西。交给某些人打理是不成立的,可能在传统行业会成立,但是互联网是不成立的。

《新京报》:听说你平时容易发火?

张朝阳:倒不是容易发火,但是我现在有一个改变,以前我对于员工比较温和,这种温和体现在宽容。我现在跟那时候不一样,更深度介入第一线的战争战斗,这样有一个好的判断。竞争太激烈了,如果对于不优秀的,我现在不是特别宽容了,不能接受不优秀,接受不优秀就是对优秀的不公平。

《新京报》:你怎么看之前“好人张朝阳”的说法?

张朝阳: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值得让我高兴的描述,不好。

《新京报》:你应该也不会喜欢“坏人张朝阳”的说法?

张朝阳:这不叫坏人,这是企业CEO的职责,这是我的义务,我的义务是去打造最优秀的团队,这是我必须做的,这是原则。我以前可能要求的不太高,现在要求比较高了。

《新京报》:高体现在哪里?KPI考评还是你对业务极致的追求?

张朝阳:两个都是。产品开发上的低级错误不能容忍,会有惩罚。比如说没有进取、没有新的想法,一些重要的措施想不到。我自己首先要做得smart,我要变聪明,我要能够细颗粒度地在第一线想很多细致的问题,要求团队也必须去理解,要聪明,不能愚蠢。

《新京报》:你变聪明的方式是什么?

张朝阳:专注,在思考的时候,讲究思维的一贯性。要认识到工作是很重要的,工作是很认真的事情,完成不了或者没有好的想法是一种耻辱,要建立这样一种文化,而不是干好干坏都一样。

《新京报》:怎么去落实?

张朝阳:以前都是正向奖励,不注重惩罚,现在注重惩罚。对于干不好的人进行惩罚实际是对干得好的人的一种奖励。现在干不好的人就得走人,比较严厉。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这一年有变得更加犀利和尖锐吗?

张朝阳:更加尖锐和更多批评。工作是很严肃的事情,不能当儿戏。我的追求是有意义的人生,有意义的人生就是完成人生分配给你的角色,完成这个角色所赋予你的责任和义务。

谈心态:

至暗时刻尚待书写,当下要重塑历史

《新京报》:你有过所谓“至暗时刻”吗?

张朝阳:我的至暗时刻多少年后我会写书写出来。

《新京报》:在搜狐成立十年的时候你曾经说过要写一本搜狐十年的书。

张朝阳:我觉得那时候可能要写,后来也没写。现在也不是写的时候,人生还很漫长。搜狐如果规模做大一点、做到跟很多人生活有关系的时候,如果再去写这个书才有可能有更多人感兴趣,以后再写。

《新京报》:如果回到20年前,你会给自己什么建议?

张朝阳:我应该给自己多泼几盆凉水,让头脑更清醒一点。

《新京报》:未来五年,对你来说会是什么样的阶段?

张朝阳:重返舞台的阶段。我希望能像乔布斯一样,虽然黯然离去,但经过多年反思成长,回来以后重新让苹果登上巅峰。我一直是搜狐的CEO,但是我的思维在外层空间待了一段时间,现在我回来了,希望能够重塑搜狐历史。

【人物成长记】

1964年

张朝阳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

1993年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1996年

在尼葛洛庞帝和爱德华·罗伯特的风险投资支持下创建了爱特信公司。

1998年

爱特信正式推出“搜狐”产品,并更名为搜狐公司。

2000年

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

2002年

搜狐公司在第三财季实现全面盈利。

2008年

搜狐拿下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搜狐业绩和股价首次超越新浪。

2008年10月7日

率搜狐登山队成功登顶海拔6330米的唐拉昂曲峰。

2009年

搜狐旗下畅游公司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

2015年

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开幕式担任嘉宾。

2017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1就要分享网 » 张朝阳谈”好人”称号:这不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91资源分享网 最新 最全 资源分享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